前 途 堪 忧 的 心 态 、性 格
陳哲升 易学阳宅风水 时间:2010/6/27

    下列心态、性格,如无法改变,必前途堪忧!
    一、不劳而获:
    有部分人,懒惰成性,好逸恶劳,骨子里梦想着不劳而获,终日只看到别人发达如何享受,梦想自己一旦得志,怎样享乐消遣。于是乎终日四处问神算命,欲探求何时方能发达、发财、发福?
    这种人,希望从命相学中,获证白日梦是有可能的。给自已继续作梦寻求心理慰藉。失望而终是其必然结局。
    二、终日心理不平衡:
    十指伸出有长短,起步有先后之别,一旦有后起之秀超越自己,难于释怀,看到别人兴旺发达,怀疑人家怎样怎样,终日把心思放在心理不平衡上,何来精力发展、奋斗?
    三、心胸狭窄、刻薄成性:
    心有多宽,天下方有多大;再举更浅显的例子,如果钓鱼者,连饵都舍不得,怎能钓到鱼?就算命运顺风顺水,能有多大?刻薄成家,福无久远,有的一场劫难,因平时不甘付出,危难自然无人帮扶,孤城难守。唯有天天求平安,战战兢兢过日子,就算逃得过初一,怎又能避得过十五,有的体现到后代无为,俗话说:钱无破,仔不贤;要不就会生出破家仔,皆因其生活方式潜移默化地灌输于后代,“长江后浪推前浪”变本加厉,怎能不败?
    四、意志薄弱:
    意志过于脆弱者,一点风雨足其让其顿感末日到来,怎能挑起自已的人生?
    五、过河拆桥:
    这种人曾经利用别人的帮助,顺利过河,获得一时的成功。但因失德丧行,人脉渐失,一旦风雨来临,不得不求助命理学中,寻求贵人扶助,渡过难关。
    这类人,希望从命理学中寻求再遇“傻瓜”,为已顶灾。人之一生中,能有几个贵人?过河拆桥最终必死于穷途末路,先富后贫是其必然归宿。
    六、攀比心理太过者:
    恨贫愤富气一样,谁比自已差,敦促其自以为是的心态;比自已富有者,终日在乎人家会不会看不起自己,与已一样者,怨苍天不公,自认为比他人更胜一筹,何以收获相差无几?
    这种人,把精力错误地放在与自己较劲上,是与自己过不去,最终,自己逼死自己。
    七、只许自己胜人,不许他人胜已:
    固步自封,只容得下比自己差的人,容不下比自己优秀的人才,身边亲朋自然分流,最后剩下无可学习之士,自然难于进步,前景可想而知!
    八、死不认症,固执已见:
    不承认错误,固执已见,明明碰壁,死不回头,不断重复撞墙,还强辩每次所撞都非同一墙壁,可叹却用同一方式去撞,就如第一次撞到头破血流,下一次换一堆墙(就如换个角色),照样用头(就如同种处事模式)去撞,永远无法吸取教训,何来进步?
    九、脸面高于一切,永难进步:
    为了脸面,打肿脸充胖子,不顾后果,甚至不惜牺牲诚信、人格、品德…就如倾尽身家买个脸面,到头来,穷困潦倒之后还在何脸面?
    十、愚中、愚孝、愚义前途堪忧!
    忠、孝、义本是美德,但失去理性,反受其害。
    古有岳飞,壮志豪情,信誓旦旦要打过金国老巢接回被掳的徽宗赵佶、钦宗赵桓。难怪宋高宗(现任皇帝)连下12道金牌(红漆金字木牌),急令岳飞班师回朝。试想,徽宗赵佶、钦宗赵桓回朝,宋高宗要放在那里?难前一朝二帝?所以岳飞死是必然的政权需要,留下民族英雄的美名,很多时候,理想与理实是无法并存的。
    有的家庭,父母确实为老不尊,无理取闹,失德丧行,已破坏到家庭的正常秩序,家庭的发展大计,那么,盲目地执行孝道,这就属于愚孝。最终,会导致家庭破败。到那时全家饿着肚子去唱孝道?
    江湖人士,义字当先,为朋友两肋插刀,义无反顾,但如果为猪狗不如的损友,为行义气,终日付出无畏的精力、财力,怎样积聚第一桶金,怎样发展?这不是愚义害已,前途堪忧!

    (不習慣看繁體字的人士,每頁都可滾至最下部分,則有紅色“簡體中文”字樣,用鼠标點擊一下,則全版成爲筒體字)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