惹 怪 病 的 阳 宅 风 水
陳哲升 易学阳宅风水 时间:2012/5/5

    病有“真病”和“假病”之分,“真病”者有生理机能、器质性疾病等造成的,须医生方能治疗。“假病”者有的是阳、阴宅风水安排失当,或被“煞冲”;或犯阴灵;如犯土神、犯“红”、“白”事冲犯等等。
    曾经处理过很多这类“假病”,他们遍寻名医,都于事无补,有的查不出何病,更何谈下药治疗,有的虽然确诊为某种疾病,但终究治标无法治本,甚至越治越严重,带来新的病变,须知凡药三分毒的道理。
    以前,有一客户,其女儿(十二、三岁)犯“怪病”;从市级医院,省级医院,甚至请国家级专家都无法查验何病,什么检查都作过,透视无异常,CT扫描也无异常,还有很多很多的检查都无法查出问题。其症状为脚痛,有如抽筋之痛,先是一只,后来两只都痛,先是间隔时间较长,越来越短,痛起来倦成一团,哭泣不断,无法忍受,但阵痛过后,一切正常,能吃能跑,夜间比较严重。
    苦于没办法,希望从命理学方面试探能否知道原因,通过查命运,仅能查出该命现在行运身体虚弱,不宜近水;他们刚好住在池塘边,住宅一部分还是填池而建成的,所以,我向其道明在不利的厝宅,必易有“冲犯”的状况,他们听后,急邀吾帮其勘宅,主要发现二大问题,还有一些小问题,这里就不一一详述。
    第一、龛的位置倒置,其宅三个龛,祖先龛在中间,财神在青龙方,乡里神在白虎方,犯了“犯上”之忌,祖先坐于神明之上,必祖先不宁,其子孙安能安宁?后了解方知,以前仅有二个龛,青龙方敬神,白虎方敬祖先,这样就正确;后来,因该宅也作工场,就请来财神敬奉,因白虎方剩下空位,故立于此,经吾点明,方才恍然大悟,明白过来,他们原本也明白祖先应该让尊位于神明,因二次操作,忘记会变成现在之格局,急择日帮其移徒,解决最根本的问题!
    第二、大门被左前方之阳台角冲犯,勘其方位,恰恰在东南方,因东南方为巽位,是长女之位,故其祸应验于大女儿,帮其化解,吾教其在门柱顶,向“角”立开光罗庚一个,择日帮其开光敬立,自能解决问题。他们将信将疑,(可能不太敢相信这样的“小工程”能有什么效果)抱着试一试的心理,然仍能操作到位。我交代操作后有何变化,应反馈信息告知。
    数天后,来电话告诉我,其女儿病痛越来越轻,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,有好转的现象。问是否应该继续用药(原来有跟踪一位医生开具的药方),但经过过去的治疗都不见效果,能否断药?吾教其去咨询医生,主要用通筋活络的药,弥补其因时间太久(几年的时间)所受的损伤,如果早些发现,早些补垫,纯“假病”是可以不用医生,自能痊愈。但“假病”太久就会带来“真病”,就必须药物配合治疗,双管齐下,效果更臻!切忌大包大揽,误人子女。
    再有一例,一位老中医,发现犯胆结石症,治疗不甚理想,大有越来越严重的倾向,因易、医本同家(中医就是半个“先生”,黄帝内经就是易学中的医学部分),故他开始怀疑阳宅有问题,特邀请本法师帮其勘查,发现几大问题。
    一、住宅(首层面积约120平方米,又开于玄武方)开后门,破耗。生病本身就破财。
    二、门口种植红花(又名石榴),他说不是正中心,应该没问题,吾详解之,正中心为最严重,越偏越轻,只要在门见光范围内,都是“犯煞”,因树木为木,应验于身体上的肝、胆等部位,“石榴”有石之意,易犯结石之类病症。化解之法:移植该树。
    三、睡床旁边之窗外有厝角对着腰肋之位,二合一同位于肝胆部位。教其用罗庚化解;也因年代不短,易、医同治,经过半年多治疗,基本痊愈。
    可见,病有千千万万种,其中有部分的病根,是源自于“无形”的煞害造成的,如没有“治理”根源,即是化解“煞”;任再高明的医生也徒呼奈何!
    (不習慣看繁體字的人士,每頁都可滾至最下部分,則有紅色“簡體中文”字樣,用鼠标點擊一下,則全版成爲筒體字)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