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 易 經 》 是 現 代 “ 科 學 ” 的 鼻 祖
陳哲升 易学阳宅风水 时间:2009/8/2

    隨著社會的高速發展,人們對人生質量的要求越來越高,人力資源的相對過剩,造成競爭愈來愈激烈,特別承擔家庭棟樑的主角,為提高生活水平,主動或被動地捲入社會的競爭,並受消費、攀比心理等潮流,諸多因素的影響,對成功的概率愈來愈重視,對失敗的承受力則越來越“敗不起”。很多人已經清醒地明白,盲目的“奮鬥”“拼搏”“積極”“勤奮”“竭心盡力”的進取,已經是當代的“匹夫之勇”。

    很多明智之士在挫折中總結經驗:“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的“成事”概率究竟有幾多?很多人已不願完全被動地、不明不白地等待“天”來操縱成敗,冥冥中的“興”“衰”究竟是什麼?相信很多人有過如此經歷,任自己怎樣努力,總有功虧一簣的遺憾,總有“不知怎的,總是那麼“衰”(背運),怎樣才會“興”(順運)?“眾裡尋她千百度,驀然回首”,發現命運學、相學、陰陽風水學等能夠破譯、處理、改善、解決這方面的問題!

    命運、風水、神力等是無形的,但對人產生影響後才會轉化為有形的狀態。故此方讓人認為信者有,不信者無的片面認識和理解。真的是一種“駝鳥心理”。然而更多的人因缺乏經驗,或者無這方面的專業知識,無法判別真假,無所適從。當然玄學本身就是各師各訣,百家爭鳴。更增加了取捨、判斷的難度。讓無良者容易魚目混珠,利用其有隙可乘而作為騙人工具,致使部份人一朝被蛇咬,十年恨“真龍”。讓批判其為“封建迷信”者多了一些“證據”。無良者自是人神共憤,殃及後代,而被騙者,除憐憫之外,不得不檢討他們自身的理性判斷能力,但也不能曾經吃過有毒的魚,就散佈謠言,說天下的魚都有毒!

    社會本身就是良秀不齊,千差萬異,比如有的人信仰有加,有的人半信半疑,有的人還不懂人事、一條筋走到死地認定為“封建迷信”。自公元1949年因種種歷史原因,唯一在中國大陸上,《周易》無辜地英名蒙塵,被套上了“封建迷信”的罪名,並付諸法律...

    邪惡利用所謂學術權威、名望、權力,運用報刊、電視,於1988、1995、1999年等屢次開展批判圍剿算命、算卦的活動,把《周易》四柱命理學、相學、陰陽風水等人類最先進的科學,誣為“封建迷信”、“唯心主義”、“偽科學”,出版了系列的《揭偽科學叢書》,還曾在西安市召開反對“《周易》應用的學術研討會”強制性著令只准研究,不准應用;應用就是犯罪,應用就是詐騙等瘋狂的破壞和逼害。把祖宗遺留下來的無價珍寶踐踏、摧殘,他們是中華民族的敗類。

    然而《周易》這位偉大的巨人,幾千年來,卓然傲視古今,巍然屹立,“但將冷眼觀螃蟹,看你橫行到幾時”,是金子的總會發光,真理永遠是經得起考驗、驗證的,她早已深入人心,融入血液,“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”,生生不息;正義最終會戰勝邪惡的。

    1979年7月1日和1982年8月2日我國人大分別在修改《刑法》和《憲法》時,去掉了“算命、算卦、看相、陰陽風水是封建迷信”;2001年,《豐碑--中國共產黨80年奮鬥與輝煌》的黨史,真正承認我國《周易》是“科學易”;2002年6月北京市人大作出決定:今後北京市民在宗教活動場所內進行卜卦、算命、看相、求籤、測字和驅鬼治病等活動將不再違法。

    時至今日,中國共產黨都以法律的形式排除、否定了易學不再是“封建迷信”;並認可其合法性,承認《周易》是“科學易”,並把她追認為中國傳統文化。正義、真理最終能夠戰勝邪惡!

   《易經》主導著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,我们的祖先认真地学习、钻研,遵循它的精神,谛造、成就一个个强盛的令众夷臣服的皇朝,成为四大文明古國,屹立于东方;它還繁衍出中醫,救死扶傷... 它,是我們民族的精髓。被歷朝歷代先賢、政客、平民百姓所敬奉,被尊為眾經之首!现代高端科技离不开的计算机,不也是学习它“万变不离其宗之阴阳原理”,形成二进制理论;西方的“相对论”,比它慢了几千年!太多太多的现代“科学”,在它身上“拷贝”“克隆”“转基因”出来的;它,难道不是現代“科學”的鼻祖?

    (不習慣看繁體字的人士,每頁都可滾至最下部分,則有紅色“簡體中文”字樣,用鼠标點擊一下,則全版成爲筒體字)

返回顶部